深水娱第2期中年失业、半夜尿血、关系户横行娱
发布时间:2020-01-22 23:35

  采访过程中,听到出现频率最高的词就是“抑郁”,小演员整夜睡不着觉,失业的娱记消费降级,菜鸟创业人半夜剁东西只为发泄,营销公司策划狗一下班就“自闭”,窗帘常年不拉开…… 他们没空做饭、没空健身、没空谈恋爱……他们的“年终总结”,满满一页都是一个“累”字,和其他很多行业的人一样,没有光环,一地鸡毛。

  每到年底,娱乐圈各大娱乐颁奖典礼、各类盛典轮番上演,明星们奔波于名利场,收获各种荣光时刻。

  他们这一年的成绩,会被团队被粉丝用各种数据和截图,整理成一张长长的年终总结表,作为这一年辛劳付出的佐证。

  他们会在各种采访镜头前,不厌其烦地诉说着自己这一年的收获,明年的期望和打算……

  而他们身后,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地方,娱乐圈运转齿轮上无数其他环节的人,却根本没有人记起。他们这一年做了什么,他们这一年是怎么过的?

  《深水娱》在农历己亥猪年即将过去之时,将焦点对准了最普通的,最默默无闻的“娱乐圈社畜”身上。我们采访了自称三百线的小演员、中年失业的娱记、忙到自闭的娱乐营销策划、从大厂辞职去搞演出的菜鸟创业人、每天修音修到吐血的录音师、不得不重新上班的小编剧……听他们讲述他们经历的,“寒冬”下的这一年。

  以下都是真实的故事,或许没有你想象的娱乐圈的光鲜感,但却有可能是这一年,关于整个行业,最鲜活的记录。

  今年我拍了两三部戏,都是小角色。像我这样没公司没经纪人没资源的三百线演员,获得一个角色太不容易了。

  我今年年初给自己定的目标是签一个公司,但是现在都快鼠年了,我还是孤军奋战。影视寒冬,经纪公司招人也都缩减了,你现在能看到的公开招人计划也都是走形式的,最后还不是关系户才能进去。

  最让我怨念的是其中一个。我录完试戏片段给导演发过去,导演觉得挺好,特意让我从外地回来见一面。后来又试了一下,导演也觉得没问题,都已经要定我了,可是最后制片人塞了一个女孩进来把我给顶替了。导演也觉得很抱歉,但是他也没办法。其实我们这个年龄段的演员,没有戏好不好,就看有没有关系。

  今年行业是不太好,酒仙桥剧组筹备的地方,原来同时能有几十个组,现在也就零星几个。

  现在演员也都不怎么挑戏了,有机会就不错了。不过让我们这种三百线演员更难的是,现在小角色竞争也越来越激烈,很多一线演员要上一部戏,往往都会搭上自己工作室的小孩,我们就更靠边站了。

  为了上戏,演员往往都要给制片人和统筹“返钱”。像我们这种小演员,本来赚的就不多,几乎要返回去一半。没办法,你返了,以后人家才会记住你,下次还会找你。某些二三线演员也要返钱,那种片酬几百万上千万的,也都一样,否则也接不到戏。

  我今年赚了不到十万,听起来不太多,但是考虑到我今年只有一半时间在工作,我觉得也还可以。不过真的攒不下钱来,做这行总得投入。

  本来我对整容很排斥,但是我的一个好朋友跟我说,只有你变得越来越好看,机会才会越来越多。我当时挺受触动的。所以后来去韩国花了三千多打了玻尿酸微调了下巴。

  刚打完针,淤青特别严重,我心态完全崩了,哭了一晚上。当时就觉得如果好不了就做不了演员了。虽然所有人都在劝我没事,我都听不进去,我都做好了回北京再去医院融掉的准备,还去网上查会不会血栓……好在四天后淤青退了。

  我曾经用软件测抑郁症,结果我是重度抑郁症。我晚上经常睡不着觉,总是想很多。跟其他演员彼此一交流,发现大家也都晚上睡不着。

  我今年一直都在生病,总熬夜、抽烟、吃辣,有一天大半夜突然尿血,吓得我赶紧跑去楼下药店,在药店值班大夫面前又哭成狗。结果人家问了我的生活习惯后说,这就是尿道炎,上火熬夜造成的,拿了点药,我吃了半个月才好;好了之后又感冒,又吃了半个月的药,抵抗力特别差,所以我现在天天吃VC。

  明年有什么计划?多赚钱吧。虽然想过不干演员了,但是又没办法真的不干,因为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。

  虽然这两年无数次想过,我所在的纸媒可能不太行了,但是没想到今年我真的因为部门缩减,措不及防地失业了。

  入行十年,我的离职赔偿金看起来似乎还比较可观,可是要知道,我已经三十多岁了,已婚未育,根本不好找工作。新宝6登录我不知道这些钱能不能维持到我找到新的工作。

  我现在很后悔自己没有在前几年行业红利期的时候,早点辞职去一些大的公司。比我早下海的记者,现在很多都已经是传媒公司的总监了。那时候一些制片人、经纪人的还愿意跟娱记交往,甚至做朋友,随便抱个大腿,就可以让人家带你玩。

  但是现在形势变了,现在人家更看重你能不能提供好的资源,而不是单纯的内容。记者只会写稿,对人家来说一点用都没有。

  纸媒同行这两年都不太好过,很多活动都发不了版面,只能发客户端。有些宣传要是不认客户端,以后活动也就逐渐不叫你们家了。现在宣发大量的钱都砸在互动社交,抖音、营销号这种,比传统媒体事儿少,比大号便宜,还效果好。上个热搜比做一百个采访有用。

  三四年前你还有可能跳到传媒公司去做宣传总监,但是现在,90后都当了宣传总监五年了,你一个仅仅会做内容的人,人家凭什么让你去当宣传总监?图你年纪大?

  以前我买个皮衣都三千多,羽绒服不会少于两三千。但是我现在我会觉得太贵了,优衣库的羽绒服都能买三件了。我上个月就去优衣库买了件羽绒服,从999打折到799的时候,终于下手了。那天去买的时候,优衣库排队买单的人巨多,这年头,也就他们家生意最好过。

  最近打车,我也都不舍得打快车,能拼车就拼车,毕竟我现在,有的就是时间。今天来得匆忙,没选拼车,我到现在还有点心疼呢。

  这一年从大厂辞职去创业,前同事都觉得我是个傻X,有的甚至觉得我被下了降头。因为我是创业去做娱乐圈最不赚钱最穷的——剧场演出。

  可是我不后悔,我是真的爱演出。以前在大厂上班太压抑了,工作节奏快强度大,同事间的撕X也让人心累。所以当我的合伙人对我发出创业的邀请后,我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。虽然现在赚得还没有以前上班的工资一半多。

  我刚入职公司一个月,就收到了拆迁通知。跟我们签约租房的公司跑了,房租也追不回。

  夏天的北京跟火烤一样,我们就在那样的天气下到处找新的公司场地、带着小朋友们狼狈地搬家。一切自己以前没有接触过的事,在我创业的第一个月通通都经历了。

  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新的公司场地,但是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等于什么都没干,赔了好几十万,光付房租了。

  做演出是不赚钱的,我们全靠平时接一些广告、拍宣传片的活儿来养活自己,支撑自己热爱的事业。不做演出的时候,我是一个24小时营业的乙方,每天跪舔我的甲方爸爸。

  稍有做得不满意的地方,甲方就会质疑你公司的能力,说话非常直接,我有好几次都被气哭。到后来我养成一个习惯,每当我被甲方虐完,我就会半夜做饭,专门选那些能剁的东西,鸡腿啦,鸡翅膀,我根本不是为了吃,新宝6登录就是为了能暂时不看手机,发泄一下。

  我已经把所有的积蓄都贴进公司了,我现在银行卡里就剩9000块,新宝6登录我信用卡账单还有两万多,差旅还没报销。每次想报销的时候,你一想到合伙人身份,就想说算了,因为你太清楚公司的状况。

  平时看戏,我们都自己花钱,有朋友新戏请我们去看,我们都非要买票,因为你做这行,你知道,大家都不容易。

  不过这行虽然穷,但是今年突然感觉也吃香了起来。好多影视明星都回到话剧圈了,倪妮、赵薇、靳东、翟天临……究其原因,一来是因为没什么活儿,二是能镀个金,三是因为话剧的税点低。

  没创业前我对寒冬没有那么切实的感受,一直有工资赚的人其实没什么感觉。但是现在,我有一种站在悬崖边上的感觉,感觉这个公司随时就完了。

  今年我们的一个大甲方资金链断了,欠我们大概一百万,我们现在还欠着丙方供应商的钱。

  我们昨天还在算账,算欠人家的钱什么时候能还,需要要的帐什么时候能要回来,房租怎么拖一下,小朋友要回家过年发点什么……至于我自己,我已经跟我妈说了,做好我今年空手回去的准备。

  我妈每天都让我回家考公务员,她一直都说,你快一点,35岁之后就不能考了,特别着急。

  我从19年夏天开始疯狂长痘痘,内分泌失调,去医院看了也没用,只好每天用粉底遮住。没办法,我这个工作实在是太累了。

  做综艺电视剧的娱乐营销策划,我们是纯乙方,平时老加班,因为有无穷无尽的物料需要确认,文案也要一遍遍改。太多时候,我都是在等待,等待一个“确认”,放我回家睡觉。

  有时候还里外不是人,一边是甲方阴晴不定,一秒钟推翻之前确定好的内容;另一边又被自己公司的设计和剪辑埋怨,怪你协调不到位,总让人家改。我还得两边陪笑脸,人家都是大大。

  有一次,我一个晚上没睡,按照客户要求第三次修改出来了一个小视频,结果客户又觉得不是他想要的,还跟我的项目经理告状,说我能力不行。气得我直接失去理智跟我们经理也发飙了:“他凭什么这么说我?!”

  其实要是平时,我一定会脾气很好地“好好好是是是”,但是那天,我熬了一宿后,正在外面看房子,为了租一个价钱合适的跟着中介到处跑,又累又困,一听到甲方又胡乱甩锅,当时就炸毛了。

  我现在真的特别暴躁,我们组的其他小姑娘也都是,原本都温温柔柔的,现在长时间被甲方虐后,都一点小事就能点着,个个易燃易爆炸。每当这个时候,经理也不会真的跟我们计较,毕竟,这一行都累得跟狗一样,赚得又少,流动率一直很高,愿意干下去就不错了。

  我其实一直在偷偷寻觅着想换个工作,投了一些简历,但是那些打电话让我去面试的,都是跟我现在差不多的营销公司,我可不想不从一个坑跳进另一个坑了。

  长时间在工作中跟人家打交道各种沟通,导致我私下里都有点自闭了,不工作的时候不喜欢出门,不想跟陌生人打交道,不喜欢聊语音,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平时也不爱拉窗帘。

  我现在已经被耗到没有任何理想,只想赚钱。我的一些同事就不一样了,她们好多是追星的,有的甚至还是站姐,工作就是用爱发电那种,我其实还挺佩服的。

  前段时间,我新租了房子,加上中介费、押金,一下子交出去一万多。我手里不够,还管爸妈要了点。来北京都两年了,还管家里要钱,心里挺难受的。

  我现在特别想当网红,因为挣钱太容易了。我工作中常跟一些kol接触,她们就拿着手机随便拍那么一点小视频,十几万就到手了。

  18年我从一家传媒公司离职,开启了全职编剧生涯。当时我经人介绍参与了好几个编剧项目,我盘算着,如果这些项目都进行下去,跟我上班一年的工资其实差不多,甚至更多,所以就毫不犹豫的辞职了。

  但是没想到,转过年来行业就急转直下,手里的项目纷纷停掉了,你说我这是啥人品?

  一开始,我心态还没什么变化,我觉得都是暂时的。但是时间长了,心里也会敲小鼓,不知道剧本什么时候才能往下进行,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收到下一期款。而最主要的是,以前的积蓄也花得差不多了,财务开始捉襟见肘。一直找人代缴的社保,也不得不停了好几个月。

  以前写剧本的时候,遇到不靠谱的制片方乱提意见,我往往吐槽吐到比剧本字数还多,内心狂翻白眼。现在回想起来,只要金主爸爸给钱,他让我写母猪上树我都愿意写。

  这段时间,我父母比我还焦虑,他们本来就觉得自由职业不靠谱,在他们心中,坐班的才是稳定的工作,哪怕挣两千、三千,那也算是一个稳定的饭碗。

  他们会常常给我打电话,问要不要给我打点钱。在他们面前,我一直都挺淡定的。直到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件事,让我触动挺大。

  我的二伯,突然查出了肝癌,晚期,只剩下两三个月了。他只比我爸爸大三岁啊,平时很健康的人,说倒下就倒下,让我特别震撼。我想,如果我家里突然发生什么事需要钱,而我又拿不出,那会是什么滋味?

  但不知道为什么,找工作变得很难。我投的那些影视公司剧本策划相关岗位,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;

  后来我退而求其次,去应聘比较熟悉的传媒公司文案策划相关,收到的面试邀请也寥寥。大部分面试完也没了下文;

  最后我没办法,只好广撒网,不管大公司小公司,也不管职位是不是喜欢的,都投着。最后终于被一家相关行业的急用人的公司录用了。

  我不太了解你采访的其他人都是怎么样的状态,经历了什么,但是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,我的19年过得还蛮好的,虽然很累,但做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  我一开始来这家录音工作室上班的时候,工资其实挺少的,只有两三千,工作的内容很长时间也只是打打杂。很多跟我一起来的外地的同事都坚持不下去早早离开了。但我是北京人,吃住都在家,所以就坚持了下来。逐渐接触到了录音师的工作。

  这一年我被老板更多地信任,帮很多大牌艺人录制音乐,与不少专业音乐人合作,自己也挺有成就感的。

  我们这行作息特别不规律,经常熬夜。因为歌手们通常上午都没有开嗓,所以我们一般都是下午才开始工作,一录就录到深夜。遇到忙的时候,工作到几点就不一定了。

  录完音,我们还要修音,现在的技术什么人唱歌都可以修得很好听。修音的收费一般都是按照一首歌来算,但是今年连续录了几个男团女团,差点把我累吐血。

  偶像团体成员们通常工作量很大,行程也很赶,不会每个人都很熟悉要唱的新歌,唱的时候节奏、律动也不太一样,每次几十个音轨录完一合上,就会发现都没唱齐,什么声儿都有,然后我就要一个一个音轨去调整,让他们变得和谐,甭提多费劲了。

  前段时间,我们给一个顶流歌手录音,以前对他其实不太了解,见到本人以后,我觉得他不是一个特别快乐的人,看着就很忧郁。录音的时候他站在棚里,我在屏幕上看着他,发现他一直在抠那个谱架,一直抠,就感觉他内心好像特别焦躁。那一瞬间,觉得他们也蛮可怜的,虽然那么火,可是承受的压力也挺大的,还没地方发泄。

  入行后,有的人从云端坠入现实,虽然出入常见明星,却往往忙得连抬头看一眼都不能。

  农历己亥猪年即将过去,这一年,有些人过得很艰难。但也有很多人在困难中学会了脚踏实地。

  重新坐班的小编剧决定在新公司里好好上班,边糊口边利用闲暇时间提升下自己写作的技能,保持状态,“不然以后有机会都抓不住。”

  做娱乐营销策划的小朋友在考虑离开北京,“我觉得人生不是只有赚钱,开心也很重要,我相信自己在哪都能做得很好。”

服务热线
sitemap sitemap